• 返回顶部

美狮贵宾会app下载古典足球(足球历史中第一个古典主义大师是谁?)

时间:2023-07-27 19:37:03  来源:http://women-one.org  阅读:

什么是古典足球

所谓的古典足球,指的是和现代足球踢法风格不同的早期足球风格

早期足球对速度、对抗、拼抢不如现代足球这么讲究,更注重的是技术、球感和传递

这几样综合起来,就比较明显地体现在比赛的节奏上

早期足球节奏比较慢,但更细腻,失误少

现代足球节奏快捷,风格粗犷,失误多

所以我们现在喜欢把那些球感好、原地控球能力强、但速度不快的技术型球员,称呼为古典型球员,比较著名的有里克尔梅、鲁伊科斯塔等

古典型前腰是怎样的一种踢法/踢法?

古典型前腰的特点:1、防守责任小 2、速度慢,注重控制球 3、传球以短传为主 代表人物:里克尔梅 巴尔德拉马 现代型前腰的特点:1、技术特点并不突出、很平均,但射门质量高 2、技术重点讲究的是护球,传球讲究的是效率 3、攻防意识相当强烈,代表人物:斯科尔斯、兰帕德、内德维德 然而随着足球的发展,战术和体系的日益更新和完善,"古典型"前腰却逐渐在球场上边缘化甚至销声匿迹

现在呢,我们只能从阿甲赛场,在33岁的里克尔梅身上,再次找回昔日古典足球艺术大师们的风采了

实用主义功利足球取代了艺术足球的发展,难道"古典型"前腰的淘汰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吗? 那我来谈谈吧现如今"古典型"前腰的状况吧~ 第一,现在的足球比赛速度和节奏加快,那些古典前腰的速度本身都很慢,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里克尔梅,每当里克尔梅拿球组织进攻时,本来是打快攻的机会却被浪费成阵地进攻

这就是梅西和里克尔梅不能共存的最主要的原因

第二,本身的位置很模糊

这到底是中场还是前锋?原来的"古典前腰"位置功能慢慢被分化,但是使用价值被弱化~ 第三,自身防守的能力太差

他们虽然掌控全队的进攻,但是自身防守普遍很弱很弱,很难达到球队的要求~

以足球诠释"古典境界" 五大经典前腰从济科到鲁伊

文/鄢卫华

古典境界,这是一个什么定义?优雅?还是闲庭信步般缓慢的节奏?这都不关键,重要的是骨子里对足球本真的执着,超然的气质,奔放的想象力以及成为一支球队灵魂和枢纽并最终决定一场比赛结果的能力,那种惊鸿一瞥灵光一闪就足以改变比赛的走向。

从普拉蒂尼、济科到齐达内、里克尔梅、鲁伊·科斯塔,他们千人有千相,但骨子里的共同点让他们同时成为了这个专题的主角——古典主义的唯美以及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魄与浪漫情怀。他们不似小罗,属于魔幻,斑斓绚烂地左右着比赛结果;他们也不似亨利,属于精致,拥有着令人艳羡的现代化身体素质。他们只做一件事,将比赛带入自己的节奏,且行且慢,且行且快,一切的快慢变化、对大局的掌控都在自己的脚下。他们以大师般的优雅在球场上自信而娴熟地盘带,看似闲庭信步,却随时都可能迸发出火花点燃球场,只需要一次天外飞仙般的美妙,就足够成为经典。他们演绎着美仑美奂,在一击得手后,轻摇羽扇下,露出难以察觉的笑容。这种境界,是一种内省、一种风致,是高手中的高手、极品中的极品。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这是杜甫当年观公孙大娘舞剑器浑脱,浏漓顿挫,不禁发出的由衷赞叹。如果诗圣活到现在,再如果恰恰还是个球迷,说不定就会奋笔疾书为几位古典境界的艺术大师题上一首首不朽的诗篇。

他们将足球升华为艺术,他们是上帝宠爱的舞者。遗憾的是,他们正在变得越来越稀少。是的,古典境界的足球,现实存在的生存空间并不广阔,它依然是一种理想,是一种不世出的自我表达。幸运毕竟只是浪漫的偶然,正所谓驴饮非品,古典也不可能量贩。无论时光如何流逝,他们为足球历史留下的经典,为所有球迷制造的欢乐,都不会被我们遗忘……

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屈原《九歌-东君》

普拉蒂尼

阳光的微笑、微卷的头发、风流儒雅的外型,这位身披法国队10号、长得有点像拿破仑的传奇球星是法国浪漫足球最坚定的支持者和实践者。他气定神闲的指挥、无穷无尽的想象力、一针见血的穿针引线、一招致命的任意球和凌波微步似的过人无不淋漓尽致地展示了艺术足球的魅力。

我国战国时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屈原曾在他的作品《九歌-东君》中写道:“青云衣兮白霓裳……”这与普拉蒂尼是那样的相似。穿上法国队的蓝白色战袍,他就是浪漫优雅的化身,他在球场上总是那么从容不迫。皮球在他脚下时,球场中嘈杂的呐喊声安静了,然后就看他翩翩起舞。这种舞蹈有别于南美球员那种节奏明快、充满了狂放野性的桑巴或是探戈舞步,普拉蒂尼式的舞蹈是一种充满了贵族气质的浪漫而抒情的华尔兹,一种宫廷舞步。凝眸、微笑、旋转,潇洒而又飘逸,似乎在不经意间,他已经轻易躲过了对手一次又一次的疯狂逼抢与围追堵截。几乎已经到了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收发自如的境界。四两拨千斤,举重若轻,普拉蒂尼的功力实在是太过深厚!足球场上的普拉蒂尼就好比是一位中国历史中唐伯虎式的大才子,才高八斗,冠绝天下。对手的任何刁难与考验都只当是小菜一碟,轻描淡写地就化解于无形。

作为一代大师级人物,在球场上错综复杂的局势下,普拉蒂尼总是能够迅速理出一个头绪,找到一条清晰的脉络,勾画出一条致命的攻击线路。有时,甚至是用自己超人的能力去创造出一个原本并不存在的空当,开辟出一条原本并不存在的进攻通道。而其他球员往往要在他的精彩表演已经完成之后方才恍然大悟,哦,原来在刚才那样的情形下,还可以作出这样的处理。当场上两军交战,局面不定的时候,他就会出现灵性的一脚,改变局面,这就是帅才。才华横溢的艺术气质和争强好胜的战斗精神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的结合。

普拉蒂尼享有“任意球之王”的美誉。每次比赛前,对方的教练都会叮嘱队员千万注意普拉蒂尼的任意球,不要在禁区前20米到30米的地方犯规,否则意味着给普拉蒂尼送分,当他发现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时,球就会从他的脚下向着既定的目标准确前进,“举长矢兮射天狼”正是他定位球能力突出特点的写照。

从足球美学的角度来看,普拉蒂尼在球场上的演出非常富于观赏性,带给了球迷们极大的视觉享受,另外,他还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在关键时刻往往会爆发出一种惊人的能量,完成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成就一个令人目瞪口呆的奇迹。最典型的例子就是1984年欧洲杯,这届杯赛是普拉蒂尼一个人的天下,从小组赛到决赛,每场比赛他都有进球,最终他在五场比赛中攻入破纪录的9球,包括两个帽子戏法,法国队也气势如虹地轻松夺冠。直到今天,在任何一届大赛上,都不曾出现过像普拉蒂尼那样,以个人气魄,每场比赛都彻底震慑对手,并最终主宰整个赛事的情景。 然而有时失败远比胜利动人,1986年世界杯与西德队那场惊心动魄的大战之后,他高举双手向伤心的球迷们鼓掌示意,泪水在蓝色的眸子中闪烁的长镜头,给人留下了最强烈的震撼。那双眼,如海水般湛蓝深邃,让人想起了泰坦尼克号催人泪下的绝响。虽然普拉蒂尼将法国人夺取世界杯的悬念一直留给了12年后的齐达内,但他史无前例地连续三次夺得欧洲足球先生以及荣膺欧洲杯最佳射手和最佳球员的殊荣都足以证明他无愧为法国最传奇的10号。

最经典进球:1984年欧洲杯决赛对西班牙,下半场57分钟,普拉蒂尼在禁区前沿左侧主罚任意球,一脚强劲的下旋球划过一道弧线飞向远门柱,西班牙门将阿科纳达原本已经抓住了球,但急速旋转的球还是从掌中滑脱,缓缓滚过了球门线。

最得意射门:1985年丰田杯上,当时他在对方两名后卫的夹击下,用右脚将球挑起,然后身体横卧在空中用左脚将球打入球门。只可惜裁判认定此球无效。

“我之所以踢球,是因为我对足球的热爱。不过,从某个时期起,我对四处奔波打比赛感到厌倦。”--普拉蒂尼

“他是个了不起的对手和人物。不过,他给我产生了这样的印象:他踢起球来并不感到快乐,他太冷冰冰了。”--马拉多纳

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苏轼《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济科

他叫济科,为艺术而生,为艺术而狂。

足球有胜负、有成绩、有策略、有计谋。而桑塔纳则诠释为足球是表演,是展示。桑巴学校出身的济科是他精心雕琢的璞玉。

很少有人知道亚瑟·安图内斯·科因布拉是谁。但是说起有“白贝利”美誉的济科,你就会恍然大悟,原来他的名字这么冗长拗口。济科是他的昵称,含有敢斗常胜的“小公鸡”的意思,久而久之,济科就成了他最为人知的大名。1982年世界杯预选赛中巴西队3∶1胜玻利维亚一战,世界杯前曾先后在中国各地播放。济科以一个点球,一记凌空补射和一脚直接任意球上演帽子戏法,确定了他在中国球迷心目中的地位。为中国球迷献上首粒美妙的倒勾进球的球员也是济科,在中国球迷最早接触的1982年世界杯赛第一阶段4∶0胜新西兰的小组赛中,第28分钟巴西队后卫莱昂德罗沿边路突破后在右侧起脚传中,球落在门前8米处,济科背向球门跃起后漂亮的凌空倒勾,将球打入左侧网底。看台上一片沸腾,瞬间成了黄色的海洋。中国球迷从那一刻开始知道,原来还有这样一种美妙的射门方式。

看济科踢球绝对是一种享受,他技术出类拔萃,走位飘忽,视野开阔,突破能力非凡,进攻和射门意识极强;他足智多谋,可踢多个位置,攻守俱佳,临场经验丰富;他轻盈灵巧,左右开弓的射门脚法神鬼难测,尤其是香蕉球和凌空反弹球令人叫绝,从后场带球砍瓜切菜般过人破门,与地面平行飞身横扫破门,脚后跟挑球过人后破门,连续颠球后转身破门……同济科相比,现在的巴西队除了小罗,其他所谓的一些“技术流球星”应该感到汗颜,罗纳尔多和里瓦尔多们的技术似乎并不敢言精湛,而德尼尔森夸张而不实用的假动作则更像是街头马戏班子走江湖的把式。当时,全世界球迷都被他的轻灵优雅的艺术足球所倾倒,人们认为巴西足球的复兴重任将由他来完成。

遗憾的是,虽然才华出众,球技超群,但济科的足球生涯充满了痛苦与辛酸,充满伤感。最经典的1986之痛成为了这种遗憾与伤感的缩影,在1986年世界杯前,巴西人并没有认为自己的足球需要有什么变化,防守不佳只是注意力的问题,因此提高了注意力的巴西人在1986年世界杯上5场比赛里只丢了1个球(即便是和1994和2002年的冠军队比,这个数字也是惊人的),但是世界杯仍然离他们远去了。小组赛和1/8决赛,巴西队虽然一路顺风,四战全胜一球不失,但实际上只是没有碰上强手,问题才没暴露。接下来的1/4决赛大家都知道了,巴西队与法国队进行了一场世界杯战史上最壮美,最富有魅力的激战,最终在互射点球中败下阵来。世纪大战最考验人的精神意志,而济科,苏格拉底,普拉蒂尼这些古典艺术大师们都先后垮了下来,还有吉雷瑟被卡洛斯禁区外拉倒的单刀,佩龙击中右柱再弹卡洛斯后脑进的点球,塞萨尔又一次中框,和费尔南德斯的最后一射。这些音符,让这场比赛成为了史诗般的乐章。济科赛后泪水涟涟,连他的宝贝儿子也劝不住。是的,他的失败不仅仅是他个人的世界杯悲剧,同时也是他那一代巴西艺术足球大师包括法尔考、苏格拉底、儒尼奥尔等人的世界杯悲剧。尽管济科曾经为弗拉门戈队夺取过南美解放者杯和丰田杯,并且当选过1981年世界足球先生,但是世界杯的经历将是他胸口永远的伤痛。

济科的风度已不再,他知道自己的足球生涯已经结束,他不需要听人说什么安慰的话,身披10号球衣的他却总是被不幸缠绕,他率领的巴西队总是在最后的时刻与胜利擦肩而过,他的痛苦是那样深刻,世界上本没有一种痛苦可以比这更深刻!

多年以后,当你目睹许多丑陋的比赛和跌跌撞撞的进球时,你无法不怀念济科时代。不管足球走到多远,在灵魂深处,都跃动着一个足球的通灵者,我们无须呼唤一个新球王,但却必须时时重温那原初的灵性——那种不需要任何理由任何阐释的单纯快乐。如同苏轼词中写道,在一场夜雨后,落花的痕迹都已经不复存在,那柳絮也都已经落成了满池的漂萍。春色难留,且随时光逝去,荣誉亦难强求,到头来那只不过是一些微不足道的虚凡物什。

“第一眼看见济科,我就意识到这是个旷世奇才。他凭直觉踢球,控球精准,有一种动力驱使他前进。他是个100%的足球艺术家。”--前巴西队主帅桑塔纳

“普拉蒂尼是伟大的球星,但我更愿意与济科相比,对我来说,济科是历史上最佳的球员,我乐意模仿他在球场的每一种动作。”--罗伯托·巴乔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李白《月下独酌》

齐达内

50年代斯蒂法诺,60年代贝利,70年代克鲁伊夫,80年代马拉多纳,这不是什么评选,已经是历史常识。90年代呢,齐达内!过去10年里,齐达内得到了足球运动中所能得到的所有荣誉——世界杯、欧洲杯、联合会杯、欧洲冠军杯、意甲和西甲等等比赛的冠军。

不是谁都能起舞的,如果没有舞技。即便有舞技,也不是谁都能如李白诗中那样畅快着起舞的,如果没有那些辉煌的成就,如何能这样傲然张狂而尽兴舞之?齐祖舞时,如酣酒之后的太白,和着古韵,在法兰西或是伯纳乌的月光下腾转挪移,身影四周留下对手呆若木鸡的尴尬。

翻着他的传奇就如同连绵的夏日一般,悄悄地却是火热般渗透到了心里来。你要寻他?那可难找!在场上,他犹如灵动的白狐,策划进攻时在禁区前沿一直徘徊,一时没留神,就被他连球带人滑了过去,醒过神来想要截球,人虽然好好在你跟前站着,球却早已一溜烟到了最适合的位置上去了。他仿佛有着白狐特有的生存嗅觉,控制比赛的欲望让他在赛场上更加傲然,有时真不禁纳闷,这个头顶微秃的男人哪里来的一身浑然天成的好球技呢?看着他,不用大起大落,也没有剑拔弩张,就是微微的一动,对了,就好似被微风吹起的水晶帘,还没等落下,已经被满架的蔷薇熏着陶陶然了。

他给人的印象一向是温文尔雅,与世无争。一边在球场上踢着自己的艺术足球,一边享受着皇马的高薪,实在没有必要和别人计较些什么。法国人浅浅的微笑是他平和心态最完美的体现。作为一名古典艺术足球大师,齐达内的综合素质近乎完美。他的双脚能够在任何位置、任何情况下,采用任何一种方式控球。当然,再全面的人也有自己的独门绝技,齐达内的拿手好戏就是“马赛回旋”。这是一个华美而又实用的摆脱技巧,是指正向带球过程中踩球后紧接着360度旋转顺势转身摆脱防守者,再或传或射,一气呵成。齐达内的“马赛回旋”屡屡在实战中绽放光芒,尤其在双方看似均等得球机会的情况下,能出其不意地占据主动。

即使在他最安静最黯淡的时刻,他在技术上的才华也永远不能低估。最好的例子莫过于2002年冠军杯决赛。当时他刚结束停赛,并且还在1997年、1998年在尤文图斯连续两次决赛失利的阴影下挣扎,然而正是他在中场哨声即将响起之际,以一记超自然般的左脚凌空抽射攻破勒沃库森大门,带领皇马在百年大庆之际夺得了第九座冠军杯。从此后,即便是那些最吹毛求疵的皇马球迷,那些斯蒂法诺时代的死忠崇拜者也只能拜伏于齐达内面前了。

一种谦逊的大气,一种内敛的霸道,一种纯真的深邃,一种瞬间的永恒,一个法兰西的齐达内,一个逐渐远去的经典。在世界足球日益功利化的今天,在粗野与粗糙泛滥赛场的今天,他的纯粹是否将在相当长的一个时间内成为我们的回忆?那份属于齐达内的优雅与伟大,那种依附于齐达内的从容与潇洒,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回到我们的身边。

有3场法国队的比赛注定成为齐达内的传世经典——因为在这些重大而又群星汇萃的巨献中,齐达内一个人发出的光芒却让整个苍穹为之黯淡!一场本来应该是针尖对麦芒的对抗,但一个人发出的能量却制约了整场战役的走势。

1)1998年7月12日 法国3:0巴西(1998世界杯决赛)

在经历了那张郁闷的红牌之后,齐达内用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在90分钟内完成了从罪人向英雄的转变,也将法国的名字第一次镌刻在了大力神杯之上。两粒头球谱写了法国足球最辉煌的篇章,香榭丽舍大街上空飘扬着的“齐祖,齐祖”的欢呼声为齐达内的功勋做出了最好的诠释。

2)2000年6月28日 法国2:1葡萄牙(2000欧洲杯半决赛)

法国队在90分钟内起死回生般地逼平葡萄牙队,加时赛第117分钟,法国队获得点球,齐达内用他那静若止水的心态和无所不能的右脚将球送入网底,率领法国队杀入决赛并一举夺取德劳内杯。封侯事在,功名不信由天。曼妙的舞步也许能够被模仿,洒脱的技术也许能够被超越,坚强的意志也许能够被复制,但将这些素质完美地结合在一个人的身上却是极其难得的,而齐达内做到了这一点。

3)2004年6月13日 法国2:1英格兰(2004欧洲杯小组赛)

齐达内的领袖气质又一次在危难时刻被激发出来,卫冕冠军法国队首场比赛中便遭到了来自于英格兰队的有力挑战。比赛在邻近尾声的时刻法国队仍然一球落后,但齐达内一个精彩绝伦的任意球将卫冕冠军从失败的悬崖边拉了回来。3分钟后他又顶住压力打入决定胜负的一个点球,帮助法国队完成了一次经典的绝地反击。

悲莫悲生离别,乐莫乐新相识,人女古今情。富贵非吾事,归与白鸥盟。齐祖,即使在你足球生涯倒计时的日子里,请继续为我们制造经典!

“你永远指望得上的家伙,真正控制局面的人。”--亨利评价齐达内

“他是人类的文化遗产,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2003年10月,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亲临伯纳乌观看了冠军杯皇马迎战贝尔格莱德游击队的比赛后,如此评价齐达内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李白《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

里克尔梅

有一种人,他天生就是归属于绿茵场的精灵,哪怕只有邮票大小的一方舞台,他也可以随意地驻足其上悠然舞蹈。如果要为小罗在2006年世界杯的舞台上,寻找一位对手上演足球版的《绝代双骄》,里克尔梅一定会当之无愧地被推上PK台。即使是在2005年小罗几乎遮蔽一切的光芒下,罗米的魅力还是能够穿透比利亚雷尔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城,照耀到世界各地崇尚艺术足球的球迷心中。

情歌球场因为他的到来而繁茂异常。这是个有些尴尬的事实,尽管拥趸者甚众,但里克尔梅的成功之路一直有些荒凉,曾被巴萨发配的伤痛让这个阿根廷人总有些不甘。但那段经历其实不是失败,因为足球之于罗米,是一种理想,是一种张狂,是征服世界拜倒在自己脚下,是特立、坚持以及偏执。

他的球风一直以和缓见长,这好似春日的明丽。曾有人赞他说:“他保持了20世纪70年代球星的那种令人沉醉的风格,尤其是令人拍案的低弧度传中球”。他的华美让他的脚法无人匹敌,他的天生直觉让他的视野贯穿整个球场。

而欣赏这一切的代价只需要一个:缓慢的节奏。几乎有他在的每一场比赛都显得诡异,合了他的节奏,你能被眼花缭乱的短传与中路争抢的繁花似锦而迷惑;不合他的节奏,你又仿佛陷入时间与空间的错乱,一个人在场上闲庭信步,而周围却兵荒马乱。时而无措,时而狂放,这两种尴尬的特质奇异地结合在他的身上。无怪乎他就如一泓涧水一般,从东到西寻寻觅觅的,不仅在找伯乐,还需要配合他的队友与对手们。贝尔萨放弃了里克尔梅,同时也放弃了传统的阿根廷足球,四年前的世界杯我们可以看到他不停在场边烦躁地踱步,小组赛后便踱回了老家。巴塞罗那也不欣赏罗米,因为小罗来到了诺坎普,然而魔幻到了情歌球场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那里是里克尔梅的领地。罗米不是张狂的人,但李白诗中弃其之人与乱其之人却是真没有理解他是如何在控制比赛的,某一天明白了,那已经晚了。

阿根廷媒体早已指出,里克尔梅的所谓慢其实是一种节奏的掌握,看似迟缓,但是实际上它的每次分球都恰到好处,妙到巅毫,“慢”是在为“快”做准备。当里克尔梅选择“快”的时候,这也就是阿根廷的刀出鞘的时候。2000年的丰田杯,里克尔梅两次由慢转快的变化让帕勒莫攻进了两球,博卡青年也因此2∶1力克当时如日中天的皇马。2005年11月阿根廷对英格兰的热身比赛里克尔梅两次由慢转快的变化也带来两个进球,尽管最终输掉了比赛,但里克尔梅个人是胜利的,因为在他下场之前,英格兰一直都被他玩于股掌之中。快慢之间转变的奥妙实际上也就是对节奏的把握,里克尔梅无疑是当今世界上节奏感最好的球员。他完全是靠自己的天赋在踢球,他的动作从来不会花哨,只有实用,无论是个人控球还是控制比赛,里克尔梅的节奏感都美妙绝伦。去年那场对英格兰热身赛后,英格兰队主力中后卫里奥·费迪南德就由衷地赞叹说:“和他交手时,我看到的比我听到的和想象到的还要好,在欧洲很少有球员具有他这样的特点,现在能够经常看到他比赛也可以让我学习到很多的东西。他的个人技术无可挑剔,同时他还能够非常聪明地为队友做球。尤其喜欢他在进攻中展现的速度,还有大局观,他是一名具有决定比赛能力的球员。”

里克尔梅是一个性格极其独特的人。独特的性格,独特的技艺,让他只能成为一支球队的领袖,而不能充当配角。巴萨的经历说明了这一点,至于贝尔萨时代的阿根廷国家队不用他,也是战术上不相吻合的结果。起用里克尔梅是佩克曼与贝尔萨最大的不同点,从而也使球队风格发生了根本转变。佩克曼选择了里克尔梅的才华,其他位置的安排则是为了协助里克尔梅发挥,比如双后腰。“罗米不是一种依赖,而是一种需要。”很显然,在盛产前腰天才的阿根廷国家队,佩克曼是铁了心要将“罗米路线”进行到底了。

里克尔梅与佩克曼之间的惺惺相惜,不像是一般教练和球星之间的关系,却总是让人嗅那么一股子高山流水的气息:“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泰山”,就好比春秋时期的俞伯牙与钟子期,

人物|不穿球袜,坐着轮椅踢球的古典前腰—鲁伊科斯塔

文/10号球探

鲁伊科斯塔,葡萄牙黄金一代杰出代表。在那个前腰遍地的年代,鲁伊科斯塔依然能够脱颖而出。不穿长筒袜,护腿板露在外面是他的标志,‘贴地直塞’的技术动作像坐在轮椅上踢球,让人印象深刻!

齐达内被誉为古典前腰的最高水平,速度如老牛,盘带如粘球,传球如手术,射门无人出其右!

齐达内的技术特点是1V1具有绝对优势,可以从容的传球,所以齐达内一般都会遭遇包夹,那么吸引防守之后传球的能力,世界足坛无人能及,作为古典前腰齐达内就是高不可攀的那座大山!

里克尔梅被誉为足坛最后一个古典前腰,速度如老汉,盘带总拌蒜,射门靠天算,传球纯扯淡!

里克尔梅技术特点带球速度极慢,属于精神力战法的古典前腰,防守队员一般是在无法抢断绝望,里克尔梅又不愿意进攻的情况下自动放弃,典型的06年世界杯阿根廷36脚传递的进球,很多都是无效传接, 里克尔梅太磨叽了!

贝莱隆被誉为西班牙“齐达内”,传球软无力,速度没力气,盘带一般般,射门靠天意!

贝莱隆在拉科的成功要归功于拉科的整体实力,无论是02年世界杯,还是04年欧洲杯都发挥失常,身体对抗在西甲还能勉强应付,其他联赛无法立足。

职业生涯贝隆勉强可以算是古典后腰,拿球一脚出,盘带稳如虎,传球很精准,拿球一脚出!

贝隆具备古典前腰的气质和能力,最后被培养成了经典的现代前腰,贝隆与鲁伊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穿长筒袜,看着好像护腿板裸露在外一样,很有特色!

小结:

鲁伊科斯塔的控球能力不算顶级,速度强于齐达内和里克尔梅。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他的精准地面传球,踢过球的小伙伴能体会到超过15米的脚弓传球会有弧线。长距离的脚弓很考验球员的力量和身体姿态,科斯塔的长距离地面传球如同坐在轮椅上也就有了理论依据。

笔者没看过几场90年代佛罗伦萨的比赛,只能通过转会米兰城后的表现来描述他的控球能力。鲁伊科斯塔属于经典的前腰,左右脚能力均衡,动作并不花哨却很实用。

很多人都说某某球星节奏很好,归根结底是爆发力好,也就是突然发力的能力。齐达内摆脱后突然加速的一两米十分有力。鲁伊科斯塔也一样,摆脱后迅速启动超出防守人半个身位,突然又降速,这一起一停一般球星就很难模仿,尤其是在速度极慢的状态下突然加速的能力超强。好比 汽车 0-100的加速能力就能体现发动机的好坏,足球场上0-2米的启动速度就是球员能力的分水岭。

鲁伊科斯塔无论是长传,短传,尤其是长距离精准的地面球在世界足坛首屈一指,曾经60米直塞舍瓦完成破门。

60米是什么概念?业余球员用任意脚法都传不到指定位置,可以想象有多恐怖。长传转移可能会被很多人误认为不好,那是因为地面球太好了才会觉得长传不好,其实鲁伊的长传球并不差。经常游弋在边路,进行长传转移。世界足坛短传的能力从门将到前锋差异不大,所以无需阐述。

鲁伊科斯塔远射能力出众,打进过很多精彩的进球,前腰除了需要具备出色的盘带能力外,远射也是必须具备的能力。

得益于出色的爆发力,鲁伊的远射信手拈来,论远射的能力,所有的前腰都不及他。那个时代的前腰位置比较固定的在中路,禁区内的抢点等工作都是前锋应该完成的,所以鲁伊的其他得分能力怎么样无从考证。

小结:

鲁伊科斯塔个人能力毋庸置疑,唯一欠缺的就是身体的协调性,上身笔直的踢球,看看齐达内就会发现什么样的身体是协调性好,无论身体什么姿态都可以保证出球的质量,这就是顶级协调性。

鲁伊科斯塔上身笔直,对抗性很弱,坐在轮椅上踢球的大师也是优雅的!

22岁的鲁伊科斯塔来到了亚平宁加盟了意甲7姐妹之一的佛罗伦萨,与巴蒂一起开创了佛罗伦萨美好的文艺复兴时代。不是巴蒂受伤就是球队内部矛盾,几次冲击意甲冠军无果。

如同巴蒂是紫百合的旗帜一样,鲁伊科斯塔同样是佛罗伦萨的象征,提起巴蒂人们就会想起紫百合,提起紫百合人们就会回忆起鲁伊科斯塔与巴蒂并肩作战的时代,鲁伊科斯塔是紫百合的游子,佛罗伦萨是鲁伊科斯塔永远的家!

29岁黄金年龄加盟了志在复兴的AC米兰。紫百合糟糕的财政状况使得巴蒂与鲁伊科斯塔相继离开紫百合,鲁伊更是以破纪录的4200万来到了米兰城。在米兰城收获了几乎所有能够获得的荣誉,有过传奇的4大10号,有过舍瓦风光无限的时代,有过因扎吉一锤定音的过往。

鲁伊科斯塔与菲戈等人一起开创了葡萄牙黄金一代的篇章!

2000年欧洲杯4强,被认为是那届大赛最具观赏性的球队。

2002年世界杯本该是属于葡萄牙黄金一代的,结果阴差阳错的小组未出线!

2004年本土欧洲杯遗憾输给蕾哈格尔的希腊,C罗和德科崭露头角,鲁伊逐渐淡出国家队主力阵容。

小结:

鲁伊科斯塔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兢兢业业的踢着自己的古典足球,不穿袜子,坐在轮椅上传着球,射着门,快快乐乐的“残疾人”

2000年欧洲杯,惊天逆转英格兰,与法国加时赛鏖战,最后败北的葡萄牙收俘获大批中国球迷。鲁伊科斯塔这是走进了大部分人的视野,“这个球员带球不错”“射门不错”“我X,这地面球”“我去,这脚后跟”都是科斯塔精彩表演后人们发出的惊叹。

我对着电视机看了很久,这不就是一个不穿袜子,坐在轮椅上踢球的球员嘛。不同的是:这个球员传球精准,长传到位,盘带娴熟,直立的上身显得那么优雅,有人说鲁伊科斯塔是最优雅的前腰,我想说,谁坐着踢球都优雅!

为什么说古典前腰已经没落了?是什么让古典前腰变成了历史?

要分析这个问题就要从什么是古典前腰开始说起, 古典前腰实际上就是球队的核心和大脑,在中场得到球之后善于把球控制在脚下,稳定局面,吸引包夹和围墙之后利用技术拜托,在,再将球传给队友,甚至经常会给队友制造单刀杀机。 而包括解说员等人们给这类球员的定义是——这类球员的跑动距离短,不喜欢做高速奔跑,防守能力不强。而世界足坛 历史 上这样的古典前腰有很多,比如里克尔梅,巴尔德拉玛等都是属于这一类球员,那么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进入到现在所谓的高速踢法的时代的呢?

但把中场核心退到后腰位置上多少都会对防守产生影响,所以很多时候球队会安排双后腰的阵型来弥补这个问题,但这个就对球队在进攻上的的整体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你没有皇马,巴萨,利物浦这种级别的传控能力和高速运转,是不可能摆脱古典前腰的拿球组织的,即使强如皇马欧冠三连冠,对内也需要莫德里奇这样的球员。

因为这几年意甲联赛的退步,皇马和巴萨占据了中国观众的周末,从而大致上人云亦云的把古典前腰抹杀了,其实他们只是有的把位置往后撤了,有的更原意跑起来而已,但是世间所有事万变不离其宗,就像水可以变成云,云再变成雨。在前几年的中超和亚冠比赛中的孔卡不就是典型的案例吗?当广州恒大在世俱杯上面对拜仁被按在半场摩擦的时候,只有孔卡还能在前腰位置拿到球,组织一些反击。

而在刚刚结束的女足世界杯上西班牙队的10号詹妮弗·埃尔莫索就是个典型的古典前腰,西班牙队在有他和没他的情况下的控球率和进攻效率完全是两个级别的。

实际上,踢过野球的人都应该知道,当你的球队老是拿不住球被人压着打的时候,给你一个古典前腰可以让你的进攻更加稳定,队友间的穿插跑动会变得更加流畅和合理,而进攻稳定了防守压力也会适当减少。

古典前腰正在世界足坛消失,其实完全是是因为现代足球发展所造成的。由于古典前腰的技术动作偏慢,会导致球队的攻防转换变慢,或者一旦对手采取人盯人战术,会影响他们的传球准确度从而影响整个球队的效率。

足球发展到今天,更强调球员的跑动,更强调节奏的控制,强调跑动拉出大空挡的机会,这与古典足球的一个组织核心有很大不同,现在的球员跑动能力大大超过了以前,人人都能插空挡,这样多的错位使得后卫容易造成盯人失误,所以这样就不象以前那样交给一个核心球员去拿球,去组织,其余人跑位的单线程工作了。合理严谨的跑动使得球员能做到传接舒畅,跑动不流畅才需要传球非常好的核心来指挥策划,防守起来的难度就小很多。

古典中场是负责抢断的,古典前锋是负责进球的,而足球竞争的激烈,让现在的前锋需要有较好的做球能力和策应能力,如本泽马、鲁尼、贝尔巴托夫,而中场也需要有参与进攻的能力、传威胁球和分球的能力,如法布雷加斯、杰拉德、哈维、伊涅斯塔,这些人的出现使得前腰位置似乎变得没有必要存在。因为技术上已经得到了弥补。

前腰是连接前锋和中场的,但如今中场球员的跑动能力和前锋的回来策应能力已经基本弥补了这中间的空白区域。一般来讲,中场球员的跑动距离都是11000米左右,有的甚至达到12000米以上;而前锋的跑动距离也至少在7000—8000米左右,所以自然前腰球员就少了,毕竟前腰球员防守的任务较少。现代足球发展到今天对每个位置的球员能力要求有很高,即使前锋队员都要参与防守当中。

前腰的出现是上世纪阵容阵型精细化分工后的产物!是前锋身后和中场前面串联组织的人!

而到了现在足球阵型位置的模糊化,使得单一功能的前腰没有了位置!这种功能单一的前腰,就是古典前腰!

我上学的时候,南美洲有一堆好前腰,欧洲有普拉蒂尼,哈吉,博班,齐达内,科斯塔,和还算有创造力的贝莱隆!里克尔梅是唯一最爱!看了这么多年,唯有他是我的心头最爱!

现在的足球尤其在02年以后,球员的功能性发生了重要的改变,以贝尔萨,范加尔,穆里尼奥,瓜迪奥拉这种教练为代表,使得足球的内容有了许多的变化,要求球员在位置变化中改变着自己的功能性,这其实也是一种进步,而且在实战中也是最先进的!没有必要惋惜,说不定以后随着阵容的改变,球员素养的再提高,会有更全面的前腰来打破现在的足球运动,比如巴拉克这种的!

现在的足球运动观赏性越来越高,和以前比起来的确高了许多,但是也是因为现在的防守已经没有以前那种血性。(这纯粹是因为足球规则的改变,对犯规的容忍也越来越小)

古典前腰这个词看起来挺高大上的,但这种角色已经无法在现代足球中“生存”,现代足球讲究的是快攻快守或者是全攻全守,这里注重球员的“快”和“全面性”。

像里克尔梅、孔卡这种就属于古典式的前腰球员,但他们通常都有一个特点,慢。在中场持球的时候,全队上下都必须跟随他的节奏来走,而且他们很少会参与球队的防守任务,这会显得作用比较单一,不够全面。当然,他们也有着过硬的组织、盘带和控球能力,可以很好的承担起前场的组织进攻任务。

现代足球对球员的要求更加高,只有综合能力强的球员才更加容易立足,换言之就是古典前腰这种角色的“工作任务”比较固定,他们只会参与“工作范围内”的任务,不会过多的参与其他队员的任务,这也让以前的球队每个球员的“分工”更加明确。不过古典前腰这种角色,往往就是中场的艺术大师,华丽的技术动作可以让观众大饱眼福,从而体现出足球带来的魅力。

不过归根到底,古典前腰的“慢”属性是无法改变的,他们很难适应快节奏的比赛,因此逐渐成为没落角色,现代足球讲究“快”,自然就失去了以往各种华丽的个人表现。不过现代足球也有自身的优处,可以让球员的综合水平更高,适应球队的能力更强,尽管已经没有了以往的“球场艺术”,也并不重要。

大家好,我是阿龙哥,一个喜欢足球的物流人,我的梦想是中国足球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有这样的球员的球队有个弊端,球队打法单一,攻击主要靠古典前腰来拿球组织,他是整个球队的核心,他的发挥好坏直接决定了球队的发挥。一般别的球队派个兽腰重点盯防,因为古典前腰一般不擅长身体对抗,很容易在对抗中处于下风,甚至导致整个球队的进攻瘫痪。然后因为古典前腰不擅长奔跑 防守,我们还得给他配个纯防守型的后腰来协助他做好防守。另外古典前腰喜欢拿球,控球,很容易延缓球队反击的速度,降低球队反击的效率。

正因为古典前腰有着这些问题,现代足球中越来越少球队有这样的一个位置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全面全能的边路球员和中场球员,全攻全守。边中结合,每个人都是组织者,每个人也可以成为终结者,让防守球队顾此失彼,

所以古典前腰的消失是现代足球发展到今天的必然结果

古典型前腰的特点:1、防守责任小 2、速度慢,注重控制球 3、传球以短传为主 代表人物:里克尔梅 巴尔德拉马

然而随着足球的发展,战术和体系的日益更新和完善,"古典型"前腰却逐渐在球场上边缘化甚至销声匿迹。现代足球节奏越来越快,双方对于时间和空间的争夺决定了比赛的局势,在这种日趋激烈的争抢中,需要拿球,思考和讲究节奏组织的古典前腰显得越来越不合时宜。

古典前腰消失的原因:

第一,现在的足球比赛速度和节奏加快,那些古典前腰的速度本身都很慢,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里克尔梅,每当里克尔梅拿球组织进攻时,本来是打快攻的机会却被浪费成阵地进攻。这就是梅西和里克尔梅不能共存的最主要的原因。

第二,本身的位置很模糊。这到底是中场还是前锋?原来的"古典前腰"位置功能慢慢被分化,但是使用价值被弱化。

第三,自身防守的能力太差。他们虽然掌控全队的进攻,但是自身防守普遍很弱很弱,很难达到球队的要求。

所以说古典前腰的消失是足球发展的结果。前腰的演变在向全能发展。现代型前腰的特点:1、技术特点并不突出、很平均,但射门质量高 2、技术重点讲究的是护球,传球讲究的是效率 3、攻防意识相当强烈,代表人物:斯科尔斯、兰帕德、内德维德

古典前腰为何退出世界足坛的舞台?这与古典前腰的技术特点和现代足球的发展趋势有关。古典前腰,前腰是位置,古典是特点,最初诞生于上世界七八十年代。当时足球普遍由433向442转变,当442阵型出现菱形中场的时候,突前的中场球员,大多是10号,定义了最初的前腰。而最初的那批前腰,像舒斯特尔、济科、普拉蒂尼等,定义了古典前腰这个概念,只不过这里所说的古典前腰概念还很广。

而禁区前沿是古典前腰长期生存的区域,古典前腰要想发挥作用,就必须多拿球,做球队的司令塔,整支球队的进攻都是由古典前腰球员进行组织调度,这就延缓了球队的进攻速度,而整场比赛一旦古典型前腰球员发挥失常或被对方冻结,球队进攻则会陷入被动,由一人主导一支球队的进攻弊端过于明显,现代足球越来越重视边路进攻或由边至中的进攻,所以现在古典前腰球员越来越脱离了现代足球的主流发展趋势,也越来越没有生存的空间。

而后来又出现了一批古典前腰,贝莱隆、鲁伊科斯塔和阿根廷的里克尔梅。到了这个时期,这样的球员大概就可以被称为古典前腰:控球好,盘带优美,视野广阔,传球能力强(能送出精妙的直塞和过顶长传),组织能力好(能用短传盘活进攻),但是速度比较慢,跑动范围少,而且占用很大球权,需要成为球队核心,而且基本只能打前腰位置,不能和队友进行换位,身体对抗普遍较弱一些。

这里有一位特殊的球员,就是齐达内。齐达内有着古典前腰的优点,但是他和其他几人有一个明显的不同,就是齐达内对球权的占用不多,而且跑动范围比较大,他有时候喜欢和队友一起跑动,并且通过一些短传二过一配合来打破防线(尤其皇马时期)。也经常打左前卫位置,比较喜欢带球向前推进,尤其波尔图和尤文时期曾以带球推进速度著称。而跑动多,可以打边路和队友换位这些特点都和典型的古典前腰有些区别,而这些却是现代前腰的特点。所以,齐达内可以称为前腰位置集大成者或者说介于古典前腰与现代前腰之间的产物。

上世纪90年代双后腰的流行和菱形中场的消失,以古典前腰为核心打造阵容难以获得成功,前腰球员为了适应现代足球环境,不得不转型,要么转变为现代前腰(代表人物:小罗,罗西基,大卫席尔瓦,纳斯里,卡卡,斯内德,范德法特,厄齐尔等),要么后撤为组织型后腰(代表人物:皮尔洛,哈维,阿隆索),要么转变为全能中场(代表人物:兰帕德,杰拉德,巴拉克,内德维德,亚亚图雷,博格巴,比达尔等)。鲁伊科斯塔逐渐被更为年轻的卡卡取代,伟大如里克尔梅,在欧洲豪门郁郁不得志,只能在黄潜这样的球队获得成功。这个时候,强调观赏性的南美足坛和更低水平的中超等联赛,才更适合古典前腰的生存。

总结起来,古典前腰防守能力薄弱,位置固定单一,在兽腰横行、中场防守压力巨大、快节奏的现代足球环境中,被淘汰是必然的结果。

3.最详尽的足球新闻、丰富生动的赛后总结每日准时放送

现在足球的运转速度太快了,都讲究一脚出球,古典前腰控球及出球频率太慢,会丧失太多的反击机会,现在流行比如国内俱乐部的伊沃,保利尼奥这样的,有一定的控球,前插,拦截能力强,且能跑善突还有一脚射门的,与其说古典前腰没落还不如说是cpu更新换代升级了,似乎这样形容更准确一些!

现代足球速度为王

鲁伊科斯塔 里克尔梅 孔卡 国内的彭伟国

贝肯鲍尔和克鲁伊夫谁强

贝肯鲍尔和克鲁伊夫中克鲁伊夫更强。

克鲁伊夫、贝肯鲍尔和普拉蒂尼,是属于贝利之后、马拉多纳之前的足球巨星,他们也具备成为球王的实力,但因为在同时代不够“独一档”,而没被称为“球王”——克鲁伊夫和贝肯鲍尔算是“双骄”模式,没有“独霸天下”,而普拉蒂尼足球生涯后期,“球王”马拉多纳已经统治足坛。

如果要综合“球员+教练”时代成就的话,那么顺序应该是贝肯鲍尔、克鲁伊夫和普拉蒂尼。但如果要说“对足球发展贡献大”的话,我觉得克鲁伊夫的贡献最大,因为“全攻全守”打法,影响了足坛几十年,标志着“古典足球”升级为“现代足球”,而克鲁伊夫在巴萨执教期间的“传控足球”哲学,更是影响了现代的足球。

贝肯鲍尔和克鲁伊夫的故事:

人生最大的动力都是来源于敌手,作为一生的对头,也可以说是他们互相成就了对方。贝肯鲍尔书写了德意志的铁血,克鲁伊夫也演绎了全攻全守的华章,虽然后者在世界杯饮恨,但就对足球的贡献而言,后者甚至要超过前者,克鲁伊夫不仅从球员时代就将米歇尔斯的理念演绎至精髓,后来更是成就了巴萨梦一,可谓主导了一场足球革命。

当然,贝肯鲍尔也将拜仁一次次推上欧洲之巅,综合来讲,两人伯仲之间,可谓足球历史银河里的一对绝美双子星,互相照耀对方的同时,成就了自己。

古典足球(足球历史中第一个古典主义大师是谁?)

足球历史中第一个古典主义大师是谁?

第一个是 巴西人济科 ,真正把这一角色演绎到及至的则是 法国人普拉蒂尼。

巴西有两个贝利,一个是“黑珍珠”贝利,另一个是“白贝利”济科。济科除了肤色外,连身高都与贝利一模一样。他的出现,使80年代缺乏革命性变革的世界足坛荡漾起春意。由他和苏格拉底、法尔考等人组成的1982年巴西队,被公认为是80年代的最佳球队。济科身高1.72米,技术出类拔萃,活动范围大,带球突破能力非凡,进攻和射门意识极强。足智多谋,可踢多种位置,攻守俱佳,临场经验丰富,善于掌握比赛节奏,是巴西队的灵魂。踢球风格轻盈灵巧,左右开弓的射门威力很大。巴西球迷对济科寄予厚望,称他为"白贝利"。

米歇尔·普拉蒂尼(Michel Platini,1955年6月21日-)是一名前法国著名球员,被誉为20世纪80年代最出色的中场球员,现为欧洲足联主席及法国足球总会副会长。早在七十年代他就展开球员生涯,曾效力法国甲组联赛俱乐部南锡和圣艾蒂安、意甲豪门尤文图斯。1984年协助法国国家队夺得欧洲足球锦标赛冠军,三年间三度当选欧洲足球先生。普拉蒂尼与吉雷瑟、蒂加纳组成的中场铁三角,是法国队在20世纪最好的足球运动员之一。

古典足球(足球历史中第一个古典主义大师是谁?)

2011年,欧足联宣布普拉蒂尼连任成功。2015年3月24日晚,正式连任欧足联主席,为期四年,到2019年结束。

2015年7月29日,普拉蒂尼正式宣布竞选国际足联(FIFA)主席。

上一篇:发光篮球(反光篮球怎么才能发光?)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资讯 Hot information